所在位置: 工伤赔偿法律网 > 工伤案例 > 本站案例 > 正文
“三只脚”破冰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困局
作者:周斐 来源:河北工人报 发布时间:19-04-12 11:25:00 浏览量:

                                                                                                                                                                                                                         

 2019年3月10日,邱义松与律师张士谦在一起。

    从2012年邱义松提起工伤诉讼,到他成为河北工伤先行支付第一人,2019年获得首批37万余元工伤保险待遇执行款,张士谦为其进行了六次代理,均是法律援助。

    “河北省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第一案

     当事人邱义松的八年维权路

    2019330日,河北工伤先行支付第一案当事人邱义松收到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邮寄给他的行政裁定书,石家庄市社保局不满终审判决申请再审已被省高院驳回,他获得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已无异议。邱义松填好回执单,按上手。且豢,他感觉阳光前所未有的温暖和明亮。

    独腿小伙杠上社保局

    2010717日,邱义松经历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三只脚的故事从这一天正式开始。

    石太高速,一辆满载游客的大巴车与一辆拉煤车重重地撞到一起,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邱义松瞬间血肉:。哭喊声、求救声,淹没一切美好。

    事发时,邱义松是车上的导游,刚大学毕业一个月。旅行团从锦山风景区游玩归来,多数人疲惫地进入了梦乡。紧张中,他被搬上救护车,左腿像一根没上发条的钟摆,甩来甩去。再醒来时,整条左腿已不存在。5个月前,爸爸确诊肺癌晚期;在距离23岁生日不到两个月时,他又要面对左腿高位截肢的现实。

    出院后,邱义松搬到了大学室友的住所——石家庄市西里小区一个阴暗的地下室。2011年初,邱义松的爸爸病重离世。邱义松和妈妈赵金芳相依为命,并背上了为父治病借下的20万元外债。

    邱义松身上有一股韧劲儿。他说自己信命,既然老天给了他不一样的命运安排,他就要活出不一样的人生。在这个地下室,他适应了一条腿的生活,还幽默地称自己有三只脚:一条腿和两根拐杖。社会上的好心人给他捐了假肢和轮椅,可他更喜欢拐杖。他说假肢好看但不实用,轮椅舒服但不灵活,拐杖不仅让他灵活行走,蹦跳自如,还能骑单车。

    “旅行社没跟我签劳动合同,也没给我缴纳工伤保险。面对高额赔偿,旅行社逐渐失去耐心。邱义松决定用法律维权,这时他遇见了同样有一股子韧劲儿的青年律师张士谦。邱义松把维权经历比喻成一次航海破冰之旅,他自己是发动机,而张士谦则是掌握方向的舵手。

    在张士谦的指导下,邱义松按照法律程序一步一步走。劳动仲裁、一审、二审,20119月,他和旅行社之间的劳动关系成为判决书上板上钉钉儿的事实。201112月,邱义松所受伤害被认定为工伤。然而,这份姗姗来迟的工伤认定书,却成了邱义松后来申请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关键。

    和旅行社打了两年多官司,邱义松胜诉了。偏偏这时,旅行社被吊销营业执照,邱义松只得到了旅行社在市旅游局的五万多元保证金。

    “申请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吧,肯定能赢!”201171日《社会保险法》施行,第四十一条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律师张士谦认真研究,邱义松的工伤认定恰在社保法实施之后,符合先行支付的条件,走这条路,可行。

    然而,当邱义松向石家庄市社保局提交申请时,大厅工作人员告诉他:没有这项业务,无法办理。法律有明文规定,地方却不落实。从此,邱义松与社保局杠上了。

    首轮交锋失败,一审判决胜诉

    在与社保局的首轮交锋中,邱义松失败了。原石家庄市桥东区人民法院认为邱义松应向用人单位所属区级社保经办机构提出申请,因此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首失利,并没有挫伤邱义松的信心。他和母亲坚信,只要法律规定有他们的合法权益,就一定要坚持到底。

    201311月,邱义松向石家庄市桥西区社保局提交了申请,4个月后这一申请才被受理。又过了一个多月,桥西区社保局称市社保局尚未批复,无法办理。这一次,邱义松将市社保局和桥西区社保局一起告上了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

    案子的胜败关乎邱义松后半生的生活保障,母子俩开始频繁地出入法院和社保局,打探消息,问案件进展。从出租房出来走哪条路去社保局路程最短、红绿灯最少,从社保局出来去法院怎么走不堵车,被邱义松摸得一清二楚。母子俩几乎天天在路上,困了就睡在马路上。邱义松拄着双拐,蹦不稳了就咕咚摔地上,身上的淤青数不清。夏季,电闪雷鸣,母子俩蹚着雨水缓缓前行;冬季,雪天路滑,母子俩走在咯吱作响的雪地里。这些年,邱义松用坏了百十来个拐杖头,而母亲则磨坏了双膝。

    还没看到胜利的曙光,邱义松却发现了妈妈的反常。老伴去世,儿子残疾,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邱义松的妈妈患上了抑郁症。邱义松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长大后挣了钱带爸妈去旅行。爸爸不在了,他不想让这种遗憾也发生在妈妈身上。

    “老天夺去了我的一条腿,不是让我生活变坏,而是让我绝地反击。自从失去了左腿,邱义松的胆子变大了,只要他认准的事,就会坚持到底,因为他害怕哪天意外再次发生,想做就来不及了。2014年,邱义松拿到了交通事故赔偿款后,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买车,带妈妈自驾游。4年前的车祸阴影挥之不去,妈妈立马阻止了他。邱义松飞驰的心早已在路上,他用实际行动向妈妈证明自己能够无障碍生活,半年后妈妈点头同意。

    出发之前,这对母子做了一件大事: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如果路上遭遇不测,也好给社会作点贡献。”2014725日,母子俩的疗伤之旅从石家庄启航。

    母子俩一边旅行一边关注案件进展,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将案件审理期限延长了12个月。据了解,石家庄市社保局曾向省社保局反映此事,省社保局研究认为邱义松发生工伤时间在《社会保险法》实施之前,不适用先行支付的规定。

    2015年秋天,母子俩的旅行接近尾声,他们走过了中国33个省、市、区,200多个城市,行程8万多公里。这时,他们等来了一审判决。正如张士谦所料,地方不能以没有实施细则为由而拒不落实法律规定。邱义松的工伤事故虽然发生在《社会保险法》实施前,但工伤认定或用人单位不能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是发生在法律实施之后,他符合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条件。

    邱义松虽然胜诉,但两被告不服,上诉到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石家庄市社保局在上诉状中称,在河北省尚未出台先行支付实施细则的背景下,该局非不作为,实不能为。

    律师张士谦说,《社会保险法》实施时人社部就出台了《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201226日实施的《工伤保险经办规程》第七节也专门规定了先行支付的审核。因此,不能说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无实施细则可循。

    201512月,我省出台《河北省工伤保险省级统筹业务经办规程(试行)》,使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有了地方规范性文件。文件为工伤职工指明了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受理主体,填写表格、办理流程等细节,也为河北省的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提供了地方立法支持。

    张士谦认为,以上文件足以指导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

    二审维持原判,法院强制执行判决

    出游归来,邱义松妈妈的抑郁症不治自愈,而邱义松也在旅途中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2016年初,邱义松在云南创业开起了客栈,他既是老板又是勤杂工。一个人逛市。蜃靶薏牧,自己装修。就没有他干不成的事儿,我儿子是超人。赵金芳得意极了,她把儿子的创业经历全部晒在了微信朋友圈。

    客栈逐渐步入正轨,官司仍在继续。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12月初开庭,20168月以案件涉及法律适用问题,需要送有权机关作出解释为由中止了诉讼。

    二审判决迟迟不下,尽管张士谦一直坚信案子会赢,但邱义松心里还是没底。他开始上网查案例,类似案例遍布全国各地。

    “刚开始这种案件很少,后来越来越多,有的除了名字不叫邱义松,性别不一样,发生工伤时间、工伤认定时间都跟我太像了。让邱义松重拾信心的是,这些案子绝大多数以工伤职工胜诉告终。邱义松花了两天时间,把找到的全国各地的十多个案例打印出来,整理成厚厚一册,并编排好目录,一并邮寄给了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

    邱义松想让法官知道,全国各地的邱义松都胜诉了,如果不胜诉,不管是10年还是20年,我都会一追到底。邱义松的妈妈说,儿子是个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的人,旅行中,他们到达冈仁波齐山,儿子坚持一个人徒步转山,她怎么劝也没用。那山海拔5700米,全程53公里,儿子走了三天三夜,手、脚、腋下磨出了成堆的水泡。当地一个饭店的老板说做了四五年生意,头一回看见一个一条腿的人来转山。

  创业,邱义松不仅经营客栈,还做起了自媒体,写游记、发帖子,逐渐成为网络红人。20182月初,得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邱义松立马买了机票从云南飞回石家庄,一下飞机就打车去了法院。拿到判决书后,他迫不及待地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八个大字,赫然在目。

    “我知道自己的案子砸实了,不可能被推翻了,这一辈子有了保障。邱义松说。

    8年来,邱义松和母亲经历了太多。他自学法律,从一开始的一无所知,到后来可以自己写诉状、法庭辩论,接触过的法官甚至建议他参加司法考试。

    2019114日,邱义松收到了法院强制执行到位的37万余元工伤保险待遇执行款,其中包括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申请执行前(20186月以前)的伤残津贴、生活护理费。

    2019311日,邱义松到石家庄市社保局咨询20186月至今的伤残津贴和生活护理费何时发放时,被告知目前依然没有这项业务。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邮寄来的行政裁定书,更坚定了邱义松用法律维权的信心,他打算再次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律师建议

 回顾邱义松的8年维权之路,律师张士谦说,用人单位未参加工伤保险,未缴纳工伤保险费,却由工伤保险基金垫付工伤保险待遇,势必会给工伤保险基金的安全带来一定的冲击。但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如果常态化,对工伤保险基金造成的冲击只是暂时的。从长远来看,这会推动用工规范,促进行政部门加强监管,督促用人单位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提高参保率。参保人越多,普及率越高,职工的安全就越有保障。因此,他建议有关部门完善相关的追偿制度和无法追偿情况下的财务保障制度。用好的制度为好的法律护航,让更多的邱义松能够普照法律的阳光。




本文地址:http://www.gzztbzd.com/anlizhanshi/2019-4/9012.html
上一篇:劳动争议案河北固安法院收费5356元,是否乱收费,你怎么看?
下一篇:河北。菏桌ど吮O栈鹣刃兄Ц犊羁刍轿